還陽 十二 異種生命

  黃蟬苦笑:“不,首長認為,那兩個樹神,應該可以有生命,他下令要我設法令他們還陽。”
  我要竭力忍著,一句粗話才沒有出口。
  我的神情自然不屑之至:“怎么亂七八糟的,什么叫‘還陽’?木頭人根本沒有生命,沒有靈魂到陰間,如何能叫他們還陽!”
  黃蟬直視著我:“那位首長的想像力很是豐富,他認為,一定是早幾百年,有人進入了樹身,潛身樹中修煉,本來是有生命的。”
  我瞪著黃蟬:“當然是有生命,樹的生命。”
  黃蟬卻道:“人的生命。”
  我仍然瞪著她:“那位想像力豐富的首長,如何想像兩個木頭人會有人的生命?”
  我語中有諷刺之意,那是誰都可以聽得出來的。黃蟬側著頭:“他的假設,也可以說是我的假設——至少,我同意了他的假設——”
  一直以來,黃蟬不論說什么,都十分直截了當。可是這幾句話,卻說得拖泥帶水,棉嗦無比。
  我皺著眉,正想表示我的不耐煩時,白素已然道:“我明白了,這假設,確然大膽之極,簡直是難以想像的想像,你和那位首長,都了不起,確然想像力豐富之極。”
  我更是有點惱怒了——連白素的說話也變得這樣不明不白起來,這絕不是她一貫的作風。
  我向她望去,一和她的目光接觸,我就立刻感到,她的目光之中,含有責備之意。我怔了一怔,先想到的是:怎么我沒有怪她,她倒反而怪起我來了?
  繼而一想,莫非是我疏忽了什么,應該想到的,卻沒有想到?
  再接著,腦中靈光一閃,我也想到了——那幾乎是難以想像的想像。
  我張大了口,剛才我還嫌黃蟬和白素說起話來,不明不白,現在我比她們的表現還要差得多,我竟然張口結舌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  還是白素先開口,她對黃蟬道:“你們研究的時間長,一定已找到了適當的語句,可以把這種設想表達出來。”
  我連連點頭,表示同意,因為一時之間,我確然找不到適當的語句去表達。
  黃蟬一字一頓,用她那動聽的聲音道:“我們認為,若干年之前,有人把人的最初生命形式,和樹的最初生命形式結合,使它們一起生長,這才形成了如今這種奇異之極的現象。”
  黃蟬的話,說得再明白也沒有了!
  人的最初生命形式是什么呢?
  是一枚受精卵子。
  樹的最初生命形式是什么呢?
  是一粒雌雄結合了的花粉。
  日后,極其復雜的生命形式,都從這最初的開始演變出來。
  而在這最初的開始之中,已經固定了生命日后演變的一切過程。
  受精卵會變成人,花粉會變成種子,成為大樹。
  如果在最初的開始,就令它們結合,把兩者的遺傳密碼混合,那么結果會發生什么樣的演變?
  當初進行這種混合的人,不知道是不是能預見到今日的情形?
  今日的情形是:木中有人,人中有木,孕育成熟,木還會把人“產育”出來,分明是人,卻全是木質。全是木質,卻又分明是人。
  這樣的人,是不是有生命?
  能令這樣的人有生命,是不是可以說把這種人的靈魂找了回來,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也就是令這種人“還陽”了——由木頭人變成了活人!
  剎那之間,我的思緒紊亂之至,我甚至想到,這樣的“木人”,會不會在陽光、泥土、水分的作用下,生出根和葉來,又由木形人,變成人形木。
  我的思緒,雜亂無章,想到哪里是哪里,我相信白素,甚至是早已有了這樣設想的黃蟬,這時也一樣思緒紊亂,因為事情實在太“不能想像的想像”了。
  我當然有極多的疑問。在眾多的疑問之中,我最先問的一個是:“有什么目的?”
  要令人形木,變成有生命,目的是什么?
  黃蟬吸了一口氣:“樹木的遺傳基因,可以使樹木的生命,延續好幾千年,而人的遺傳基因,使人的生命,在六十年之后,就進入了衰老期。”
  我抬起頭來,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,我明白了,目的是老課題:長生不老。
  人為了追求“長生不老”,用盡了方法,從來也沒有成功的公式——個別人“成仙”的例子,也確然是由于遺傳基因得到了徹底改變的結果,但是想到利用樹木的長壽基因,那真是古怪至于極點了!
  我苦笑:“確然,那兩個人已經得到了樹木的生命形式,可以好幾千年不衰老,可是,這種形式的長生不老,又有什么意思?”
  黃蟬的語調有點急切:“他們既然有樹木的遺傳,也必然有人的遺傳,要是能令他們恢復人的遺傳,也就等于令死人還陽,成了活人!”
  我不由自主搖著頭——事情更怪誕了,如果能做到這一點,那么,這個人的肌肉組織是木質的,骨骼也是木質的,內臟又是什么質地的呢?
  是不是有的地方,組織如人,有的地方,組織如樹?
  如果這樣,那多半骨骼是木質的了。
  我忽然又想起,在中國的骨傷醫術中,有“柳枝接骨”之術,植入骨中的柳枝,會被鈣化,成為骨骼。這兩個木質人,是不是也會有這種變化?
  我感到暈眩間,黃蟬道:“我們感到,這種事全然超越了人類的知識范圍,只有請衛先生來一起商議,才可能有結果。”
  我勉力定了定神:“可是你們所用的方法,也未免太迂回曲折了。”
  黃蟬苦笑:“你該知道你的‘保護罩’是多么難以攻得破,我們也是不得已。”
  我“哼”了一聲:“我的保護罩算得了什么,有比我更懂得保護自己的。”
  我這時,已經想到,這樁奇事,既已發展到了這一地步,我想要不參與,已是不可能的了。
  但是,我自度并沒本領徹底解決它。雖然我可以作出若干假設,但都不能真正解決問題,而我心目中,已有了一個不必解決這宗怪事的好所在,這個所在隱秘之極,所以我在說出來之前,先有了那兩句話。
  那句話一出口,我忽然覺得白素伸指,在我的腰際,輕輕點了一下,那是她在示意我不要再繼續說下去——她在作出這樣的示意之前,當然知道我將要說些什么,由此可知她的想法和我一樣。
  白素一方面阻止了我的話,一面已在問黃蟬:“相信你們不單有假設,而且必然已經繞著這個假設,作了不少研究。”
  黃蟬立即道:“是。”
  白素再問:“你們的研究,已有了什么結果?”
  黃蟬道:“可以說一言難盡——絕不是我們不愿公開研究的結果,而是實在很復雜,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說得明白,最好的辦法是——”
  她說到這里,頓了一頓,我已接了上去:“最好是我們親自去看!”
  黃蟬點頭:“正是。”
  我和白素互望,白素有鼓勵我答應的神情,我則還很是猶豫。
  黃蟬道:“保證沒有任何節外生枝,保證沒有和研究人員之外的任何接觸,保證不對兩位作任何干犯。”
  她一口氣說了三個“保證”,態度誠懇之至,我嘆了一聲,心想就算是一個陷阱,我也非跳下去不可,因為事情實在太奇特有趣了。
  于是我道:“好。”
  一見我答應,黃蟬這個身分如此異特的美人兒,意像是小女孩一樣,拍手歡呼,一跳老高!
  黃蟬確然諾守著她的保證,一架專機,由她駕駛,直飛目的地——并不是我故作玄虛,只為“目的地”,而是我真的無法知道那是什么地方。飛機在經過了我可以辨認的山脈和城市之后,機艙的窗子,忽然起了變化,成了鏡面,那是通過溫度的提高而得到的效果,于是我再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形。
  我悶哼一聲:“鬼頭鬼腦。”
  白素卻原諒:“若是主人有不想客人知道的秘密,應該有保密的權利。”
  她說了這句話之后,忽然改用唇語向我道:“我不讓你說出勒曼醫院來,也同樣是為了保密!”
  我笑著點了點頭——白素果然知道我的心意。勒曼醫院,只有勒曼醫院的那些醫生(其中有不少來自外星),才能解決這個玄秘。在地球上,也只有神秘的勒曼醫院,才對生命的奧秘有相當程度的認識,可望在這種基礎上,解決這個樹和人之間的關系的謎。
  我當然也知道白素阻止我說出來的原因——勒曼醫院的存在,已不是絕對的秘密,對于醫院幾乎已掌握了長生不死的奧秘,太震人心弦,不知有多少強勢力想和醫院發生聯系而不果。
  若是因為這件事,而使他們和勒曼醫院有了聯系,那會給勒曼醫院帶來極大的麻煩!
  所以,不宜提起。
  后來,更證明了黃蟬他們,進一步的目的,正是想通過我,和勒曼醫院取得聯系——這一點,我也早有自知之明,自知沒那么大的利用價值,勒曼醫院才有!
  飛機降落之后,四面環山,不知身在何處,山谷之中有兩組建筑群。我出言譏諷:“這奇異現象研究所的規模真不小。”
  黃蟬淡淡地道:“還有別的機構。”
  上了一輛密封的車,直駛進了一個建筑物之中,黃蟬提議:“先去看看那兩個‘人’?”
  我和白素都沒有異議,在打開了一扇大型保險庫的門之后,見到了那一男一女兩個“人”,我和白素走近他們,一直到了伸手可及處,仍然無法相信這兩個不是真人。
  盡管他們一動也不動,可是卻具有強烈的生命感,絕對影響人的判斷力:這不是一個物體,而是生命,不管是什么形式的生命,總之是生命!
  我和白素,屏氣靜息地注視了好一會,黃蟬道:“可以觸摸他們。”
  我和白素一起伸出手來,輕撫著,有木質的感覺,但同樣也有肌膚的溫潤。
  我陡然想起,望向黃蟬:“你應該已進行過組成細胞的顯微研究。”
  黃蟬道:“是。”
  她不等我再問,就道:“結果驚人之極,細胞組織既非植物,也非動物,從來也沒有見過,而且肯定是活的,有生命,詳細情形,可以給你看我們拍攝下來的上千幅顯微相片——相信世界上沒有一個生物學家見過同樣的細胞組織。”
  黃蟬并沒有夸張,當那些通過電子顯微鏡三千倍放大——拍攝下來的照片,逐張在我們眼前展示之際,我們絕不懷疑它有生命,也被細胞兼有動植物的特性而目定口呆。
  然后,我們被請到一間極舒適的會客室,另有兩個人在,一個已上了年紀,目光炯炯,顯得他機警之極,另一個則被介紹是生物學家。
  一進來,黃蟬就對那老人道:“首長,衛先生完全能接受我們的假設。”
  首長的聲音宏亮:“太好了,衛先生能令他們還陽?”
  他這樣開門見山,我自然也不轉彎抹角:“閣下用了‘還陽’這個詞,并不合適。“
  首長笑了一下:“我的意思是,讓他們有生命!”
  我吸了一口氣:“我才見過他們,我覺得他們根本有生命——像樹木一樣,靜止不動,就是他們的生命方式,我們無法,也毋需給他們生命。”
  首長濃眉牽動:“那算是什么生命?”
  他略頓了一頓,終于提出了“最終目的”:“或許,那個勒曼醫院,會有辦法改變他們的生命形式,使他們能動能說話。”
  白素又在我腰際輕碰了一下,我“啊”地一聲:“神秘的勒曼醫院,貴方和他們有聯絡?”
  我真要做起戲來,演技也堪稱出色。首長輕笑了一聲:“沒有,正想拜托衛先生。“
  他目光炯炯地盯著我,我攤了攤手,表示無能為力。首長沉下臉來,樣子難看:”難道沒有商量余地?”
  我確然相當認真地想了一會:“有,把這兩個人交給我,由我全權處理,或者有可能,交到他們手里。”
  我話還沒有說完,首長已勃然大怒,霍地站了起來,我則用不明白他為何發怒的神情望著他。
  這老頭兒,竟然如此沒有風度,在盛怒之下,竟大踏步拂袖而去。
  黃蟬低嘆了一聲,我笑了起來:“機關算盡太聰明!”
  黃蟬木然,白素忽然問:“你們當然已檢查過,這兩個人有思想?”
  黃蟬震動了一下,才道:“不能肯定有思想,但是有介乎植物和動物之間的生物電波。”
  我也嘆了一聲:“看來你們是決不肯交出這兩個人的了,這當然是錯誤的決定,正像當年,決定了將大樹鋸下來一樣——若不是把樹鋸了下來,說不定大樹裂開,走出來的是兩個鮮蹦活跳的人。”
  黃蟬口唇掀動,卻沒有發出聲音來。過了好一會,她居然也用了《紅樓夢》中的一句話:“我再也不能了!”
  白素過去,在她的手背上,輕拍著,表示安慰,她們四目交投,看來有一定程度的心靈交匯。
  我們自然沒有必要再留下來,黃蟬把我和白素送回來,自此之后,再也沒有見過她。
  這個故事的結束,很有點古怪。
  黃蟬說她“再也不能了”,可是我卻不想就此放棄。回來之后,我設法和勒曼醫院聯系。由于我和勒曼醫院有過許多次接觸,所以要和他們聯絡,并不困難,有一次,還促成了一段組合古怪之極的姻緣——就是由于這段姻緣,才使我找回女兒的。
  開始聯絡之后的第二天,電話響起,是一個聽來愉快的青年人的聲音:“衛先生,這一次,又有什么有價值的資料提供?”
  我道:“有,但是相當復雜,需要長時間敘述。”
  那邊的回答是:“絕無問題!”
  于是,我就用最簡單的方法把這件怪事敘述出來,才說了一小半,電話中忽然傳來另一個聲音,急促而略帶憤怒:“那兩個┅┅樹中出來的人,現在在哪里?”
  我沒有立刻回答,因為對方這樣插言,很是無禮。
  對方立時道歉:“對不起,衛先生,我追查這件事已很久——多年之前,我們把植物和人的最早生命形式結合,可以培育出另一類人來。可是發展過程中,成長了的大樹竟被人鋸走,自此下落不明,什么人會有那樣野蠻的行動,把幾百年的大樹鋸斷?”
  我默然數秒:“看來你在地球上的日子不夠久,每天都有幾百年的大樹被鋸下來——誰也料不到樹中會有人。”
  那人(自然不是地球人)仍憤然:“請告訴我他們在哪里!”
  我把情形照實說了,那人道:“不要緊,可以很容易找到他們,應該還有法子補救。”
  我好奇心大盛:“補救之后,情形如何?”
  那人嘆了一聲:“不知道,他們處在死亡狀態太久了,要使他們還陽,不是易事。“
  那人居然也使用了“還陽”一詞,使我大是驚訝——這也是我為什么選了這個詞來做書名的原因。
  我立刻要求:“有了結果,請讓我知道。”
  那人回答乾脆:“理所當然!”
  和勒曼醫院的聯絡到此為止。我不知道那人用什么方法把那兩個“人像”自守衛嚴密的密室之中帶走。但那人既然不是地球人,定必有非凡的能力,不必替他擔心。而至今為止,還沒有聽到“結果”如何。
  這是勒曼醫院在我的故事之中,出現的第二個懸案了。還記得“密碼”這個故事嗎?那個“大蛹”之中的生物,還未曾蛻化出來,所以也還不知道那會是什么。我曾推測,那將是一個有翼的人。
  暫時沒有結果的事,將來始終會有結果的,對不對?
  對了,還有——宋自然怎么了?
  約大半個月之后,溫寶裕突然和他一起到我處來,他竟像是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  顯而易見,黃蟬的“妥善照顧”,包括了把他那一段記憶消除的手術在內——極危險的手術,但他們卻做得很成功。
  (全文完)
  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fevqnt.tw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电子游戏的利与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