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人 第十章 異星戀曲

  有什么事可以令得卡婭這樣驚惶的,可知事情一定十分不尋常,羅開以極快的速度奔向前,他才攀上支架,卡婭就急不及待地伸手來拉他,當卡婭柔軟的小手,被羅開的手,緊緊地包沒之際,羅開陡然想起以前和卡婭在一起親熱繾綣的日子,那一雙小手,曾令得他血脈賁張,曾令得他銷魂蝕魄!
  卡婭在那一刻,顯然也有異樣的感覺,她不禁紅了紅臉,一把羅開接了上來之后,立時縮回了她的手——自從她宣布愛上了哈德之后,她就中斷了和羅開的任何身體上的接觸,連握手也沒有!
  羅開暗自吸了一口氣,從卡婭的神態上,可以看出她和哈德之間,真有極深的愛情,不然,她決不會對他那么吝嗇自己的身體,這是女性和男性差別極大之處,女性的心目之中,如果有了自己真正所愛的男性,她就會把自己的胴體,當作只有所愛的異性所有。
  羅開的心中,不無傷感,可是在表面上看來,他還是保持著石雕一般的冷峻,然而,曾和他有過如此親密關系的卡婭,當然可以知道這個鐵打石刻一樣的漢子,這時內心也正懷著溫柔的痛楚!
  她自然也只好裝著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,當羅開跨進機艙時,她側了側身子,又向機艙的一角,指了一指。
  羅開循她所指著去,看到了哈德。哈德坐著,看來極其茫然,雙眼失神,那情形,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無比,幾乎無法承受的打擊之后,變成了癡呆一樣!
  羅開看到了這種情形,不禁大吃一驚,他完全知道哈德的來歷,知道他是一個具有極高超能力的三晶星機械人,可是現在卻現出了這樣的神情,是為了什么?就是為了禇上民的出現?
  他向哈德走去,卡婭跟在后面,解釋著:“直升機的機件,不知有了什么故障,那并沒有什么大不了,可是降落之后,他就變成這樣子……問他……也不回答,不知發生了什么事?”
  羅開這時,已來到哈德的身前,他先把手放在哈德肩頭上,這一點,對于完全具備人感應的哈德來說,很具有寬慰的作用,他抬頭向羅開望來,羅開并不回頭,但回答著卡婭的問題:“沒有事的,他多半是情緒上起了若干波動!一個有異能的人來了,想想人家有這樣的異能,而地球人卻沒有,剛才,我也沮喪得幾乎軟癱在地上!”
  羅開的解釋恰到好處,卡婭和哈德同時吁了一口氣,哈德的聲音十分低沉,也十分疲倦:“謝謝你,鷹,謝謝你!”
  羅開暗示了他:“我想你不會愿意和那個人見面,何不快些離去?”
  哈德猶豫了一下,雖然他有話要對羅開說,可是又礙著卡婭在,而這時候,卡婭已在羅開的身邊擠過去,來到了他的身邊,愛憐地把他摟在懷里,他自然沒有理由把她支開去!
  (相親相愛的男女,有時也需要有單獨的時間。)
  (二十四小時不斷地偎依在一起,固然極其甜蜜,但有時也很累人很累人的。)
  哈德一面反摟著卡婭,一面道:“鷹,你能不能帶我到……觀察地帶去一次?我要向三晶星人報告……地球上有這樣的一個異人的事……
  他們是我的好朋友!”
  羅開自然明白哈德那樣說是什么意思!是他自己要到觀察地帶去!
  設置在離地球不算太遠的太空中的觀察地帶,哈德可以輕而易舉到達,羅開如果要去,根本就沒有辦法!
  羅開明白哈德的真正心意,他故意道:“帶你一個人去可以,要是連卡婭也要去,那就沒有可能!”
  哈德一面用極感激的眼神望著羅開,一面親了卡婭一下:“我們暫時分開三天?為了朋友……三晶星人是我的好朋友,沒有他們,我們不會相識。最多三天,好不好?”
  哈德的聲音,足以令任何異性心醉,可是他要求的是分開,卡婭不能不猶豫,哈德的眼神在這時候,變得柔和之至,充滿了哀懇之情,卡婭實在無法抗拒,雖然她絕不愿意,可是還是咬著下唇,點了點頭。
  哈德指了指直升機的駕駛座,示意羅開立時駕機起飛,但也就在這時候,突然聽到一下驚呼聲,傳了過來。
  驚呼聲聽來像是從山洞中傳出來的,帶著回聲的空洞,羅開一聽就聽出,那是禇上民所發出來的。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當機立斷的決定是他立時對哈德道:“到康維的古堡去等我,立刻離開!”
  他說著,已來到機艙門口,跳了下去,奔出了幾步,等到第二下驚叫聲從山洞中傳出來時,直升機不知由誰駕駛,已搖晃著起飛了!
  羅開向那山洞奔去,在他快奔過時;又聽到了第三下驚呼聲。
  這三下驚呼聲,一下比一下尖銳,而且到了第三下,更可以聽到呼叫聲中,充滿了失望。羅開在山洞中停了一停,才大踏步走了進去。他看到在那六堆奇形怪狀的金屬堆前,禇上民坐在地上;雙手緊抱著頭,他頭垂得很低。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,但是在他的喉頭,卻發出一陣奇異的“格格”聲,可知他正處在相當痛苦的情形之中。
  水紅在他的身邊,愛憐地望著他,不時伸手去撫摸他的頭發,當水紅第三次重復這個動作時,禇上民陡然捉住了水紅的手,抬起頭來,一臉惶恐之極的神色,望定了水紅,水紅忙安慰他:“不要緊,一定有辦法的!一定有辦法的!”
  羅開知道一定有些事發生了,可是他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他緩步向前走,來到了水紅的身邊,用詢問的神情,望定了水紅。
  水紅神情黯然,指了指格上民,又指了指那些金屬堆:“鷹,我們的推測,幾乎百分之一百接近事實!”
  羅開“啊”地一聲,知道一個悲劇已然發生了!
  水紅深深吸了一口氣:“這些金屬堆中,蘊藏著十分奇異的能量,那種能量,形成一種訊息,宇宙之中,要具有穿越固體異能的人,才能理解和接收到蘊藏在金屬內部的訊息。”
  羅開壓低了聲音:“訊息告訴了一些什么?”
  水紅望向禇上民望了一眼,禇上民一副絕望的神情;看起來,簡直是一個六神無主,正在絕路上的孩子。水紅嘆了一聲,輕輕推了他一下:“別這樣子,世界上有的是能人異士,不單是你們這個星體上的人才有本領!”
  禇上民的聲音十分嘶啞:“可是……我回不去了,我回不去了啊!”
  他的語聲之中,帶著哭音,看那樣子,連一個勇敢的普通人都不像,別說是什么異人了。羅開看了這等情形,又好氣又好笑,若不是他確知禇上民真的身具異能,一定以為他是叫人抓住了的小偷!
  羅開沉聲問:“你從哪里來?”
  禇上民一片迷們:“我不知道!我一接近它們,就知道它們內部蘊藏著訊息,要向我傳遞,我的手才一碰到它,就立時接收到了一切,知道我是在一次宇宙飛行的失事之后,唯一的幸存者!”
  羅開的聲音聽來鏗鏘有力:“訊息可有告訴你是怎么生存下來的?”
  禇上民呆了一呆,站了起來,又伸手在幾堆奇形怪狀的金屬堆上,按了一按,每一下都只不過三秒鐘左右,神情又失望又難過。
  羅開和水紅都是地球人,難以想像禇上民是用什么異能在接收訊息,只知道他手一按上去,他就知道了一切!
  禇上民搖著頭:“不知道,六個訊息都是一樣的,未提及我如何生存下來。”
  羅開道:“我知道,失事之后,你的同類,利用了最后的能量,把那時,多半還只是一個胚胎的你,注射進一個地球女人的子宮之中,你就在那地球女性的子宮內,發育成長,出世,這個女人就是你的媽媽,你,其實至少可以算是地球人,就算回不去了,也不算什么!”
  禇上民的神情變得十分難看,搓著手,在他搓手之際,手心之中,發出了一陣劈劈拍拍的聲音,羅開絕不以為自己在眼花,他看到禇上民的雙手之中,有火花在冒出來!
  他遲遲疑疑地道:“可是……我做不成地球人,地球人……要消滅我!”
  羅開不禁苦笑,是的,地球人容納不了他,龐大的,無可抗拒的組織勢力已下達了消滅他的命令!
  羅開一時之間,無話可說,禇上民啪啪地道:“所以我……一定要回去廣羅開指了指那些金屬堆:“訊息沒有告訴你如何才能回去?”
  禇上民的眼皮在不由自主跳動著:“有!”
  羅開征了一怔,不禁又好氣又好笑,斥道:“那你還哭喪著臉干嗎?
  照訊息所傳的去做就是!”
  他的話才一出口,禇上民的神情,怪異莫名,水紅也低聲叫:“大鷹,和我們以前估計的一樣!”
  禇上民也已道:“在這堆金屬中,本來還蘊藏著最后一股能量,可以使我的異能成熟,當我的異能得到如今能力幾百倍的進步之后,我就可以離開地球回去,司是這些能量,已不再存在了!”
  水紅的聲音極低:“上次我來的時候,浪費在我的身上了。對我來說,一點用處也沒有,但如果上次來的不是我是他,他已經是一個具有非凡能力的異人,可以回到他自己的星體去!”
  羅開怔怔地望著禇上民,用極迷惑的聲問:“就這樣一個人飛向外太空?”
  他知道,三晶星機械人、哈德、康維十七世,都有這個本事,因為他們的身體,就是機械,等于是一艘人形的小飛船。
  可是禇上民卻是真正的人的身體,怎么能飛上太空,作星際航行?
  真是不可思議之至!
  禇上民喃喃道:“我也不知道,因為我現在的能力太低……連爬行也沒學會的嬰兒,無法想像如何可以在十秒鐘之內跑完一百公尺!”
  禇上民的這個比喻,倒十分確切,羅開緩緩地道:“情形發展到這個地步,不能怪任何人——”
  禇上民嘆了一聲:“我并沒有怪任何人,只是……我回不去了,而我在地球上,又沒法子生活下去,我……要被消滅!”
  羅開向水紅望去:“能不能使你的組織,撤回消滅禇上民的決定!”
  水紅的神情難過之極,長嘆~聲:“我提了兩次,都遭到了嚴厲的斥責,井里被警告,如果到了期限,我不下手,我將和堵上民一起被消滅,用絕對可靠的人員負責執行!”
  她講到這里,神情苦澀之極:“這種警告的嚴重性,你也可以知道,我已被視作不可以信任的人,這次要帶他離開,就受到了阻撓!”羅開在山洞中來回踱著步,在容易引起回聲的山洞之中,他的腳步聲聽來十分空洞。
  水紅又道:“本來,以他的異能,自己一個要離開,并不是什么難事,可是他又不想連累我!”
  禇上民突然激動起來,雙手緊握住水紅的雙手,聲音發著顫:“我決不會連累你,我……也不想離開你!”
  羅開并不懷疑禇上民在說這句話時的誠意,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問:“你不想離開水紅?那如果你有力量回去,還不是一樣要分離?”
  禇上民連半秒鐘也沒有考慮:“不,不會,我會帶她一起走!”
  羅開在一時之間,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立時向水紅望去,水紅點了點頭,羅開陡然吸了一口氣:“小水紅,你竟然……愿意到一個完全陌生的星球上去生活?”
  水紅向禇上民靠了靠:“我相信我愛他,他也愛我,為什么不可以?有那么多外星人在地球活動,地球人為什么不能到別的星體上去生活?”
  她說到這里,先是現出十分向往的笑容,但隨即黯然:“我原來有可能成為第一個移居外星的地球人,但現在什么都不必了,連他都回不去了,我更不必說了。”
  羅開緊蹙著眉,看他的樣子,像是正盯著一堆奇形怪狀的金屬在看,但水紅和他在一起久了,知道這時,他正思索著一個問題——而且,那一定是十分難以解決的困難問題。
  所以,在她身邊的禇上民,好幾次想說話,都叫水紅用她柔軟的小手,輕輕遮住了他的口,不讓他出聲打擾羅開的思索。
  過了好一會,羅開才忽然道:“從禇上民的外型來看,那個星體上的人,和地球人外形一樣,小水紅去了,就算學不會異能,有禇上民保護,也可以生活得很好!”
  水紅聽得羅開忽然說了一番這樣不著邊標的話,也莫名其妙,她為了想使氣氛輕松一些,故意測著頭打量禇上民:“想來他的同類,也早已知道了這一點,不然,阿清十月懷胎,生出一個怪物來,只怕會把全村人嚇死!”
  說了之后,她自己勉強笑了一下,羅開卻并不笑,忽然道:“封神榜里,哪咤出世的時候,是一個肉球,而且從小就有翻江倒海的非凡能力,這……可能是和禇上民的情形相同的事件!”
  水紅和禇上民一樣,都睜大了眼睛,禇上民已經證明是異星人,可是他既然在地球上孕育出世,在地球上受教育,自然知道什么是封神榜,也知道那個姓李叫哪咤的是何等樣人!
  所以,當他呆了一呆以后,他道:“哪咤甚至帶著法寶出世!”
  水紅失聲道:“而且他的生命形式,如此奇特,他可以把身體拋棄——還給父母,然后離去——”
  她說到這里,用駭然的目光,望定了禇上民。禇上民忙道:“不!不!我喜歡我的身體,而且,沒有了身體,也不知怎么活!”
  水紅道:“或許是你的能力不夠,等你的能力夠了之后,你就——”
  她說到這里,陡然住了口,嘆了一聲,才又笑了一下:“把哪咤設想是一個異星火的胚胎在地球女性子宮內孕育成長,有這個人的傳說以來,第一次由亞洲之鷹羅開提出,那是了不起的想像力!”
  羅開一副當仁不讓的神情:“傳說中這種生出怪物的記載多得很,甚至有一出世就化為一陣輕風而去,連什么樣子都未曾看清楚的!”
  水紅想了一想:“一些偉人或是出類拔萃的人,特別具有聰明才智,會不會也是這種情形?”
  羅開征了片刻,緩緩搖了搖頭,水紅偷偷向羅開指了一指,神情有點鬼頭鬼臉,羅開知道她想說什么,忙嘆道:“不準亂想,我自然是地球人!”
  水紅勉強笑了一下,卻又長嘆了一聲,羅開望向禇上民:“向你講一些在地球上活動的外星人的事!”
  他一面說,一面走向洞口,水紅和禇上民跟在后面,到了洞口,羅開先在一塊大石上坐了下來,示意他們也坐,然后,他先講了“天使”
  的故事,他和天使之間那段回腸蕩氣的戀愛,聽得水紅和禇上民,一直緊握著手,不斷互相望著對方。
  接著,羅開又說了那個八角星人和曲如眉的戀愛,那更是刻骨銘心,超越時空的愛情,禇上民聽得出神之極,十分高興:“原來異星戀愛,早就存在了!”
  水紅嘆道:“我還以為我們是宇宙間的第一樁!”
  羅開再道:“最特別的是三晶星有一種機械人,和活人一模一樣……”
  羅開接下來講的,自然是卡婭和哈德之間的戀情,聽得禇上民張大了口合不攏來,不住向水紅保證:“我有血有肉,絕不是機械人!”
  水紅打情罵俏,詐作不信:“哼,誰知道你的原形是什么,說不定三個頭、八只腳!”
  羅開吸了一口氣,這才轉入正題:“現在,可以幫助你們的,只有三晶星機械人了!”
  水紅和禇上民陡然震動,自然而然,擁抱了一下,水紅指著禇上民的鼻尖:“他連自己從那一個星體來的都不知道,怎么回去?”
  羅開早就想好了:“先離開地球再說,‘觀察地帶’——一些外星人在太空組成的一個觀察地球的地方可以暫時存身,你們能逃避被消滅的命運,那里各個星體來往的人多,容易傳遞訊息,可以使他找到家鄉,因為宇宙之中,似乎只有他這個星體的人,有固體穿越能力。”
  水紅和禇上民都面有喜色,羅開的神情變得嚴肅:“不過,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,三晶星機械人和禇上民之間的關系——”
  他把兩者之間是“天敵”的關系,簡單地解釋了一下,禇上民皺著眉,失聲道:“我知道了,三晶機械,就是我感到的那個十分奇怪的東西!”
  羅開點頭:“你有了這種感覺之后,會想到做什么?”
  禇上民臉上一陣紅一陣白:“由于我感到這古怪東西有太強大的力量,所以,自然而然,會想到要令它的力量……消失……或是減弱!”
  羅開悶哼一聲:“就像地球人愛消滅你一樣!”
  禇上民漲紅了臉分辨:“我只是有這樣的想法,不是一定要去做!”
  羅開苦笑:“我約了他們在一處地方會面,我不敢想像他們見了你之后的緊張情形,也不能保證,他們一定肯幫忙,可是你必須先答應我兩件事!”
  禇上民連連點頭,看來,如果他可以和水紅一起,平安地逃離在地球上被消滅的命運,他愿意答應任何事情。
  羅開道:“第一,你對三晶星機械八,不能有任何傷害——傷害了他們,就等于是傷害了你自己和水紅。”
  禇上民忙道:“自然,這利害關系,我知道。”
  羅開再道:“絕不能在卡婭面前,透露她所愛的人是一個機械人的這個秘密!”
  禇上民和水紅齊聲道:“更容易了!”
  羅開望著他們兩人一會,才嘆一聲:“如果一切順利,我受的損失最大!”
  水紅立時明白了羅開的意思,水紅和禇上民離開地球之后,是不是能回到禇上民的星球去,前路茫茫,還絕不可知,但是再回到地球來的機會也不會多了!
  這也就是說,羅開和水紅一分開,就沒有什么再見面的機會了!而他們自相識以來,建立了真正如兄妹一樣的感情,想到分別,自然不免頓然若失。
  水紅把她柔軟的小手,按在羅開如巖石般的大手之上,也低嘆了一聲。
  三人沉默了片刻,羅開道:“約會地點在希臘北部,你們能秘密離開?”
  水紅咬著下唇,想了一想,點頭:“瞞住組織,失蹤三天,并不困難,想瞞長久,或者逃避組織的追殺,那……沒有可能!”
  羅開笑:“有三天的時間已足夠了,一切順利,你們已到了觀察地帶,不是任何地球人的力量所能達及的!”
  水紅和禇上民一起抬頭向天,神情不勝向往,羅開又道:“我們就在這里分手,兩天之后在雅典機場見!”
  羅開說完,就大踏步向前走了出去,他走了幾分鐘山路,就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音,水紅的直升機,自他的頭上,飛了過去。
  羅開呆立了好幾分鐘,他在和禇上民見面之后,一直沒有要禇上民表演一下他的異能。羅開并不是不想著這種異能,但是他有地球人的自尊。固體穿越,對禇上民來說,輕而易舉,但是這個現象,就推翻了地球人萬千年來,辛辛苦苦建立的物理學的根本原則。這種異能,使地球人的文明、能力、觀念和思想,陷進了一種十分可笑幼稚淺薄無知的境地之中。
  羅開知道禇上民不會嘲笑他,禇上民甚至不會自此輕視任何地球人,但是作為地球人的一份子,羅開還是會有十分不是味道的感覺。
  所以他對于諸上民的異能,一提都不提。水紅不愧是他的知己,也十分清楚地知道羅開的意思,所以也一切都不提。
  羅開十分希望能夠幫助禇上民回到他的星體上去,那至少可以使禇上民的同類知道,是一個地球人,作出了計劃,付諸行動,使一個當年飛機失事中唯一生存的異星人,回到了自己的星體。
  這,至少能為地球人掙回點自豪感來!
  兩天之后,羅開、水紅和禇上民在雅典機場見面的時候,禇上民和水紅都經過化裝,看來像是一對在渡蜜月的日本小夫妻。
  水紅一見到羅開就道:“組織的行動,比我想像的快,全世界范圍的大搜索,十二小時之前,已經全面展開!”
  羅開安慰她:“不要緊,我保證在我們到達古堡之前,你們安全。”
  禇上民緊張得像是初出大城的鄉下人一樣,一直拉著水紅的衣袖,像是怕迷了路。
  羅開帶著他們,到達了康維十七世的古堡,當禇上民出現在哈德、康維十七世面前,出乎意料之外的,連羅開的異星朋友,遠,也在這時候,他們的臉色,難看之極,遠首先開口:“鷹,請解釋!”
  羅開把經過和自己的計劃,簡單地解釋了一遍:“需要你們的幫助。”
  羅開的話,并沒有得到立刻的回答,好一會,遠才道:“鷹,你這等于要我們放一枚炸彈在身邊。”
  羅開笑:“是,可是這枚炸彈,永遠不會爆炸,我想,若干年前發生的事,可能由誤會產生。各個星體之間的生物,不論具有什么樣的能力,有的相生,有的相克,但都不應該互相敵視。如果不學會和平共處的話,宇宙會亂成什么樣子?”
  遠、哈德和康維仍然不出聲,禇上民十分難過:“請相信我,也請相信我的同類,我們絕不會傷害別人,我必然會向我的同類宣揚這一點!”
  遠首先嘆了一口氣,康維和哈德也嘆了一聲,三人同時點了點頭。
  羅開問哈德:“卡婭呢?”
  哈德不勝思戀:“她不在,在等你帶我到觀察地帶去!”
  羅開笑了起來,自從水紅找到他,向他求助,直到現在,他才真正笑得開懷!他把水紅輕摟著,在水紅的額角上,親了一下,就離開了古堡。
  他知道,遠、哈德和康維既然答應了,水紅和禇上民抵達觀察地帶,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  至于禇上民和水紅是不是能回到禇上民的星球去,那就要看他們的機緣了!
  當晚,羅開推開門,走進燕艷的住所時,燕艷快樂得淚水泉涌,緊摟住羅開,像是要和羅開合而為一一樣。
  男女間的情愛,真不可思議,羅開想。
   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fevqnt.tw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电子游戏的利与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