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傲龍戲鳳 番外二

  「小紅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枉費我苦口婆心,你竟然一點都沒學牢。諾,你看,這人的穿著打扮,這身服飾的質地跟料子,可是上等的絲綢,這可不是尋常人家穿得起——」
  「那又怎么了?」
  「你還不懂!」稚嫩的嗓音頓一下,大概是在搖頭晃腦。「我們好心幫助人家,那人家感激之余多少會報答我們對吧?喔,我是說,我們幫助人家,雖然不求回報,但人家若是一意感激執意回報,盛情難卻,我們也不好拂逆人家的好意是吧?」
  「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。不是我說,小姐,人家……」
  接下來又說了一堆話,但他沒聽進去,只感覺到一只手在扯他的衣袖……
  「放肆!」他驀然睜開雙眼。
  「啊!」眼前那人吃了一驚,身子往后一仰,跌坐地上,拍著心窩叫道:「嚇死我了!你要睜開眼睛為什么不先說一聲?」
  但見兩名看來約莫十一、二歲,一身粗布衣裳的小女孩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。先前跌坐在地上的那小女孩爬起來,爬到他身前,湊到他臉上方,俯視著
  他,雙眸水盈盈的,即使背著光,也可看出晶瑩的水光,像似在流動。
  「放肆!」少年低喝一聲,星目橫瞪著那小女孩。從她的穿著看來,約莫是此地哪個大戶人家的婢女。
  「看也不能看啊。」小女孩將臉龐俯得更低。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  少年一把將她推開,她身子往后仰了一仰,險險就要栽下去,雙手在半空亂揮,一個情急,抓住了他的手。
  「放肆!」少年連著幾聲「放肆」,將她的手甩開,「小姐!」小紅連忙過去拉開她。「小姐,男女授受不親,你怎么可以去抓男人的手!」
  小姐?少年眉頭一皺,有些意外。他以雙手支撐,掙扎了一會,好不容易才坐起身,雙腳不免用力,右腳踝吃痛,又皺了一下眉頭。
  「原來是這里受傷了。」小女孩見狀,伸手敲了敲他的右腳踝。
  「你做什么?」不防又吃了一痛,少年怒瞪著她。「你可知我是誰!」態度極為倨傲。
  「不知道。你是誰?叫什么名字?」小女孩笑嘻嘻地。
  「哼,憑你一介粗鄙的山中野孩,本王的名諱豈是你這等身分低下的人所能知曉。」
  「連名字也不能說啊。」小女孩還是笑嘻嘻地。
  「本王?」小紅搖頭。「這個人大概是把腦子摔壞了。」
  「有可能。應該從崖上摔下來的,那么高的地方……」
  愈說愈不象話。少年臉色一沉,命令道:「你們快去找人來。到靈山寺找一位善大人,就說是東公子,他就知道了。」
  「東公子?原來你姓東。」
  少年抿抿唇,低喝一聲:「少廢話,還不快去!」
  「我們快回去吧,小姐。」小紅皺眉。「這個人態度那么差,就讓他吃點苦頭,別理他了。」
  「小紅,你到山下找人來,找了人后,不必跟著上來,就在山下等我。」
  「不好吧,你一個人……」
  「沒事的,快去吧。」催促著小紅離開。
  小紅只得下山。少年不悅,說道:「本王剛剛不是說了,要你們到靈山——」
  「靈山寺太遠了,要是去了靈山寺,我們會趕不及下山。」
  「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打斷本王的話!」
  「你這人睥氣實在有點壞。」態度這么差,又倨傲,別想他會感恩圖報了。
  「我看你一直在發火,大概是肚子餓了,要不要吃點莓子?」提起放在不遠處的籃子,放到少年面前。
  「這東西能吃嗎?那么臟。」
  「這也嫌臟?你這人還真不好侍候。」小女孩搖搖頭。
  「要不,吃點核果子好了。」朝四處看看,撿了一塊石頭。
  瞧她那么單薄,不像有力氣的模樣。少年臉一沉,從她手中拿走石塊,冷冷說道:「本王不必你侍候。」
  但敲了半天,好不容易才將一顆核果敲碎。小女孩不禁笑出來,說道:「還是我來吧,敲這個核果子有訣竅的。」
  取過石塊,熟練地敲開一顆顆核果,不一會,就攏了一堆。她將核果子送到少年面前,再將隨身帶的水壺遞給他。
  「喏,你一定渴了。」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「你該不會需要有人喂你喝水吧?」
  「我自己會喝。」少年搶過水壺,狠狠瞪她一眼。
  等少年喝了幾口水,又吃了幾顆核果后,小女孩堆滿笑,說道:「你水也喝了,核果子也吃了,人也去幫你找了……嗯,你看,我幫了你這么多,你是不是有一點感激?」
  「你想說什么?」少年仍是一副冷肅的表情。
  「我是說,我這么幫忙,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感激,所以如果你想表示點心意什么的,我也不好辜負你的好意……」
  「說來說去,你就是想要回報。」
  「嗯,也不是啦,但你若是有此意,我也不會拒絕就是。」
  「君子以助人為樂,施恩不圖報。」
  「我又不是君子。」小女孩露出一臉委屈。「你看我長這樣,怎么也不像個君子吧。」
  少年不防一愣,這才正眼瞧她。此刻日頭稍斜,林木遮蔽,天光更形昏暗,無法完全看清她的容貌,然而,粗糙的衣飾即使不藉由光亮也能感覺出衣料的粗劣。他定睛一看,這才注意到她一身衣褲的裝束,不禁又皺起眉來。
  「你怎么穿成這模樣?」
  「方便啊。」小女孩說得理所當然。
  「如此不成體統,你爹娘竟然都不加以管束?」居然還任她一個女孩兒家隨便跑到山上來。
  小女孩像是看穿他的心思,輕笑一聲,說道:「我爹娘想起時,是會跟著奶娘叨念我一聲啦。可要采這些紅藍花跟莓子,非得上山來不可。」
  聽她如此說,少年這才注意到放在不遠處另一個籃子里滿是紅藍花朵。不禁好奇問道:「你采這些花做什么?」
  「做胭脂膏啊。」
  「做胭脂膏?何必如此麻煩,市集上一買就有。」說著,少年內心小小詫訝,訝異自己的好耐性。
  「我這可是要做來買賣的。」小女孩笑嘻嘻,又說得一副理所當然。
  少年不禁一愣。方才她提到奶娘,雇得起奶娘的話,應不是尋常人家,家境應當不差。但瞧她的衣飾跟行動,想來閨儀跟禮教有欠——是的了,這女孩想必是哪戶商賈人家的女兒。商賈人家,身分地位不高,但容易積聚財富,想來惟有商賈人家才花得起錢雇請奶娘,卻乏適當得體的教養。
  尋思至此,他不禁再瞅她一眼。昏暗天光下,從她眸眼反射出一絲水光,他不禁伸出手,待要觸到她眼簾時,驀然驚覺,縮回了手,抓起水壺,仰頭咕嚕地一連喝了幾口水。
  「看來你好像很渴。」小女孩見狀,說道:「原先我還以為我喝過的水,你是不會喝的——」
  「這水你喝過了?」少年一驚,倏然抬眼,丟下水壺。
  「哎呀!」小女孩趕緊撿起水壺。水壺里的水所剩不多,她干脆將水壺倒空。「你這人怎么這樣!好心給你水喝,你居然將水壺丟了。」
  「你居然敢將你喝過的水給本王喝!」他大聲斥喝。居然給他喝沾過他人唾沫的水!胸臆不禁涌起一股怒氣。
  「我看你好像很渴,才將帶來的水給你喝,要不,這深山里到哪去找水?」小女孩嘟嘟嘴,很不以為然。「也不過就吃點口水,用得著發火嗎。真是!好心沒有好報。」
  「你——」眼中不禁冒火。當今世上,誰敢讓他吃他的口水!「要不,我也吃你一口口水好了,那就扯平了。」
  少年又是一愣。這幼稚、簡直無知的說詞——愚魯蒙昧的鄉野男女果不可教!心里怒氣又升,有意為難。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fevqnt.tw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电子游戏的利与弊